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秋草声,到底是什么声?

发布日期:2020-12-13 02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◎刘新昌

快听,马上就能听见竹笋破土而出的声音了

读张潮的《幽梦影》,读到“水之为声有四:有瀑布声,有流泉声,有滩声,有沟浍声;风之为声有三:有松涛声,有秋草声,有波浪声;雨之为声有二:有梧蕉荷叶上声,有承檐溜筒中声”时,刚好窗外冬风如姜芥,冷得让人头皮发麻,于是书本一合,停下来,躲到被窝里去了。

书是没法看了,但躺下来细细玩味刚才读到的几句话,竟然发现颇有意思。

你看,瀑布声,轰轰隆隆,泉流声,叮叮当当,滩声,哗哗啦啦,沟浍声,噼噼啪啪;松涛声;呜呜咽咽,波浪声,汹汹涌涌;雨打梧蕉荷叶声,滴滴答答,雨进屋檐溜筒声,嗡嗡咚咚。这九种声音中,其余八种都能找到相应的词汇来形容,唯独这秋草声,不好表达。

淅淅沥沥?不对!那是雨水的声音,描述的主体不对。

稀稀碎碎?不对!如果能听到稀碎声,那树叶一定被吹动了,树叶一动,秋草声就被遮掩住了。

低低回回?也不对!低回的声音一定在一个相对密闭的容器里,秋草漫山遍野都是,也不准确。

那这“秋草声”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存在?

它一定是风已经动了,但非常微弱,那气流刚好让发黄干枯的秋草微微摆动,连轻盈的树叶都感受不到。这样轻微的声音,是不好描摹的,但用心却一定感受得到。

记得小时候住农村,我的职责是放牛,放牛有个好处,能够充分接触大自然。牛一入山,它自己寻吃的去了,我啥事也没有,为了打发这漫长的光阴,我跟个小野人似的,满大山转悠,采野果、喝山泉、唱山歌,累了,就找块干净的草地躺下来睡一觉。

大山里一年四季都有惊喜,秋天里的馈赠尤其丰厚,柿子、山楂、猕猴桃、拐爪、茶花蜜……好吃的多了去了。有一年秋天,我吃饱喝足后,躺在山坡上晒太阳,阳光如酒,我被这醇厚的阳光晒得醉醺醺的,眯着眼,我看见秋草在微微颤动,那形态,像老朋友在轻轻招手,又像熟人见面时默默颔首点头致意,这时,我听到一个非常微弱的声音,那声音比人的喘息声还要低,时断时续,不认真听,根本听不到,我的脸上感受到了一股小小的气流在涌动,那气流就像一双温暖的小手,在肌肤上一寸一寸滑过,那么慢,那么柔,那感觉,就像一滴墨水滴在餐巾纸上,慢慢浸润,慢慢洇开。我想,那声音,应该就是秋草声了。

后来,考学进城,每天听到的是各种人及机械制造出来的声音,那份热闹和喧嚣,充斥着耳鼓,人心也跟着浮躁起来。有时,为了寻找一份宁静,会花很多钱、跑很远的路去旅游,到各种名山大川里去“洗心”,但效果往往不佳,三五天过后,心又浮躁起来。

有一年春天,我在洋湖公园一个偏僻的角落里,看到一个老头,蹲在一丛翠竹旁,耳朵靠近土地,仿佛听着什么,出于好奇,我走过去问他在干什么?他把食指压在嘴唇上,示意我蹲下来,并轻声告诉我:“快听,马上就能听见竹笋破土而出的声音了。”

我不信,学着他的样子,竖起耳朵,调动全身感官,果然,没多久,我听到“砰”的一声后,一团毛茸茸的鹅黄的笋尖竹破土而出,那声音就像气球被扎破,又像纱帛被撕裂,很脆、很短,也很轻、很柔,但我却真真实实地听见了。

现在想想,像秋草声、竹笋破土声这些天籁之音,基本上是用钱买不到的美妙感受,但只要你拥有一份闲心、一点闲情,从繁杂琐事中脱离出来,耳朵就能听到杂音之外的清响。



上一篇:买小户型不懊悔,上海近一个月一居热搜榜排名更新,这 下一篇:没有了